明_Akira

啊虽然没有人看,但是因为可能再也不写了,取关或者拉黑吧

【岛凉】不要约我零下一度的时候出门啊

一月份的东京始终维持在零下一度左右,不足以冻死人的温度,街上行人正常也只是正常地穿着西装或绒外套走来走去,而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偶像,更是薄薄一件,也没见过几个怕冷的。
所以当山田凉介问起为什么女高中生还能光着大半条腿在下雪的街道开心的走来走去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想理他。

更厉害的是中岛裕翔好像不知道他怕冷一样约他后天两个人都off的时候出去玩。山田凉介当时就想敲他,你是读不懂空气吗为什么要叫我出去我怕冷啊。

但是他忍住了,不但没有敲他还挂着让人心生怜爱的笑容说我一定准时赴约。

这是他花了三秒钟才做的决定。
如果是有冈大贵或者知念侑李提出来的话可能要花三十秒钟才能做出决定,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要三十分钟。
毕竟是中岛裕翔嘛,自己的私心要藏好呀。话说回来我好没用啊,上次说要约他结果也没敢还是人家来约的……
趁这个机会表白算了。
哎呀我在想什么怪没意思的。

结果到了约定好的那天,山田凉介没能到场。
中岛裕翔在约好的时间后又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到他,只好先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那头的铃声很好听,他连续听了两次也没能听到山田凉介的声音。
心头不好的预感突然升起……他不会是……
心血来潮地懒床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哈哈哈中岛裕翔你这傻子。他确实是这么笑自己的。

不过到山田家门口按响门铃后还是没人来开时,他有些肯定自己的想法了,说不定真的在赖床。
于是他轻车熟路地取出了门前地毯的备用钥匙开了门,进屋一看发现一点山田凉介起床了的迹象都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肯定了99%。Yama肯定是因为要跟自己去玩激动的睡不着才会起不来的吧一定是这样的……
中岛先生如此安慰自己着,然后轻轻开进了山田凉介忘记锁的房门。

哎窗户怎么开着……这两天风可大了呀昨晚还下雪了呢,难道开了一晚上吗?
然后他转头看了下床上乱糟糟的一团,差点哭出来。没起来先别说,为什么你冬天还会踢被子啊?
不过这幅画面还真是……赏心悦目吧。

睡在床上的山田凉介摆出一副十足的缺安全感的婴儿模样,向左侧躺着,脸大半埋进了枕头里,身上穿着灰色的厚睡衣,腰背弯成一只虾,被子被扯到腰部,不过看床的后半部分跟被子的凹陷形状,大概是蜷着,很冷吧。

中岛裕翔把窗子关上,然后将山田凉介身上的被子轻轻地拉到了肩膀上。
既然要睡就好好……嗯怎么这么烫?
他迅速反应过来不小心摸到山田凉介脖子时灼人的温度是怎么回事,也是啊如果开了一晚上窗子加被子没盖好,感冒发烧在正常不过了,更何况山田凉介这两天好像真的在感冒中,大概是加重了……

麻烦了啊这下。
中岛裕翔动作大了些,将山田凉介从朦朦胧胧中弄醒过来然后盯着中岛裕翔一言不发。
中岛裕翔突然有点怕怕,据他所知山田凉介没什么起床气的吧。

不其实山田凉介起床气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的,只不过从没在中岛裕翔面前发作过罢了。而且刚刚醒的时候盯着他只是因为刚醒有点低血糖加上发烧和近视等一切不可抗拒的理由使他一时半会儿看不清来人的脸。

哦中岛裕翔啊,中岛裕翔啊没事继续睡。
哦中岛裕翔……
中岛裕翔……
这个时候应该要装不认识吧。
山田凉介认真地考虑着这件事情。因为他瞄了一眼钟,隐隐约约想起了与他约定的时间是九点左右……现在是十点,也就是说中岛裕翔等他太久没来于是跑来这了吧……

事实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可以解释的你听我说。
山田凉介在肚子里打的草稿在要说出口的一瞬间就被嗓子里冲上来的咳嗽声给吹得零零落落了。
也把中岛裕翔吓得够呛,赶紧将山田凉介的被子从肩头拉到了下巴,将额头互贴试了下体温,然后按照山田凉介以前说的地方找医药箱。
山田凉介咳完后才咚地反应过来刚刚跟自己心上人肌肤相亲然后自己早上还没有洗脸刷牙绝对很难看什么的,挣扎着要爬起来整理。
撑着柔软的床垫勉强坐起来,跳下床后没走两步就像踩在端一样软绵绵软绵绵的,险些滑倒。中岛裕翔抱着医药箱进来就看见这有些滑稽的场面,快步跨上去拥住准备摔下一次的山田凉介,顺手揉了几把软软的头发。
啊好舒服……冰冰凉凉的……
山田凉介忍不住闭上眼睛蹭了两下然后软倒在中岛裕翔怀里。
反正我是病人你不能凶我,我可以任性的。

中岛先生觉得自己很不好,超级不好的。
第一是山田凉介发烧了不能在这宝贵的off日约会了。
第二是山田凉介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
第三是山田凉介发烧到了38.6℃。
这该得送医院的吧……先物理降温算了。

不过物理……怎么个物理法啊大冬天的总不能冰水擦身子吧?
等一下擦身……我在想什么啊我!
中岛裕翔的脸狠狠地红了一下。
可惜山田凉介刚刚在他怀里软倒被抱到床上之后又睡着了,不知道没看见得有多后悔。

中岛裕翔用电脑仔细搜索了一番后找出了退烧贴给他贴上,看了看时间也十一点了, 干脆跑去厨房看看有点什么吃的,所幸在锅里看见了粥,应该是山田凉介昨晚煮的没吃完吧。虽然隔夜的东西营养不太好,但也只能勉强先热起来让yama吃点垫肚子吧,才好吃药啊。

山田凉介睡了舒舒服服的二十分钟后,被中岛裕翔叫起来吃饭。事实上这个点了也不知道是吃午饭还是早饭,不过也没什么差别,他没什么胃口就是了。
倒是中岛裕翔怕他还病着手没力气拿勺子会抖,干脆端着一口一口喂,从姿势上来说像是丈夫和病重的妻子,在他眼里中岛裕翔就是把他当小孩子一样看待了,眼里的慈爱是什么东西啊……你是四十代的爸爸桑吗?
不过他也还是很开心就是了。
啊……其实我本来打算今天告白来着……都怪生病了啊……
不过我肯定说不出口的,毕竟……
山田凉介摇了摇涨得发慌的脑袋表示吃不下了,中岛裕翔才将碗端走。

吃过药后,山田凉介怎么也睡不着了,说是想出门走走,中岛裕翔劝了几次没用只好拉着量体温,烧倒是退了些,38℃低烧,走走倒不是不行,只是……
中岛裕翔勾起帅气的笑容,“走吧。”

山田凉介回报一个甜美可爱无懈可击的天使笑容。

他敢保证如果五分钟前把他打扮成这样的人换成别人的话,就算是知念侑李他都照骂不误,厚的衣服两件就够了吧为什么要穿四件还把之前不小心买大了的羽绒服给套在最外面啊?
出门之前他照了一会儿全身镜,差点不小心问中岛裕翔这胖子是哪位了,“我觉得我看上去有一百八十斤……”

事实上中岛裕翔还蛮喜欢他圆滚滚的样子的,不仅不会被人认出来,还能很好地保暖不会再加重病情,再加上自己的小私心——他的一点点恶趣味,想看山田凉介郁闷的样子,还有点小委屈,可爱得不行。
有点像好几年前,他拍左目侦探的时候和再久一些之前的侦探学院,那时候还有婴儿肥,皮肤又是怎么也黑不下来的那种,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三色团子上的白团子,特别讨人喜欢。
他也特别喜欢。
一看见心就软了。
想吃团子。

虽说是低烧,毕竟也是病着,走路还有些迷迷糊糊,鼻子一抽一抽的,眼睛似乎是因为被雪晃花了而被揉了又揉,显得红红的,从远处看倒像是被旁边的大人欺负哭了一样。
当然中岛裕翔就是这个大人啦,两个人尴尬的身高差使他们不看脸的话真的挺像父子的,前提是竹子能生出珠子来。
山田凉介委屈。
但是他没法对中岛裕翔生气。
于是他生闷气。
然后手就被中岛裕翔牵住了。

“别生气啦,不能在生病了嘛。”
好的我不生气了!生气不起来了嘛!
刚刚还在赌气的小朋友现在拉着大哥哥的手摇摇晃晃地走着,像在练习走步一样谨慎稳重一丝不苟。

中岛裕翔任由山田凉介拉着他走,突然紧紧握住,让山田凉介暂时停下。
“yama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啊?爱情上的。”
中岛裕翔突然开口了。
山田凉介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我喜欢可爱的呀,你不是知道的嘛?”

确实说过很多次喜欢可爱的了。但中岛裕翔不死心。
“啊可爱的嘛……一定要外表也可爱嘛?如果是外表不那么可爱的人呢?”
“嗯嗯……那也要长得好看才行啊~”

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哦……
要不趁这个机会表个白好了……
“那个……”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了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个人都笑出了声。

“好吧好吧那我来说,你好好听着。”
中岛裕翔豁出去了,被讨厌就被讨厌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说出口。

“好きてす,yamaちやん”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听见对面叹了口气后他睁开了眼睛。
而山田凉介闭上了眼睛。

“话说这个时候,表白的人应该已经亲上来了吧,你就那么没有自信心吗?”

啊……是这样的吗?
中岛裕翔似乎不知道哦。

“我亲上来了哦。”